江西南丰富洋果业有限公司
English
RSS订阅
匿名投稿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企业专栏 > 成功故事

记陕西平利大贵村大贵镇后湾村村主任助理刘承汶

作者:nforange 来源:人民网 日期:2011-9-16 19:24:01 人气: 标签:大学生村官 刘承汶
导读:“褪去大学生光环的铅华,当梦想变为一件件具体而又平凡事情,我知道,只有付出艰辛的努力,才能在梦想的大道上不断前行”,大学生村官刘承汶在QQ个人签名上这样…
  “褪去大学生光环的铅华,当梦想变为一件件具体而又平凡事情,我知道,只有付出艰辛的努力,才能在梦想的大道上不断前行”,大学生村官刘承汶在QQ个人签名上这样写到。

  运动鞋、休闲裤、白色T恤,高个子,黑瘦黑瘦的,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,这就是大学生村官刘承汶大方、成熟而又不失稳重。2008年7月,刘承汶毕业于原安康师范初等教育专业,本打算到外面闯闯的,但在家人的劝说和自己的权衡下,他毅然选择报考了村官,打工时的漫长等待,考试时的严格选拔,使他对今后的人生道路有了新的认识和新的感悟。2008年9月,他顺利被招聘为一名大学生村官,现任平利县大贵镇后湾村村主任助理,他的村官生活由此开始。

  近日,笔者走进该村,见证了他大学生村官的一天生活。

  清晨7点,林业站

  大贵镇林业站内的一个宿舍闹钟响起,刘承汶闻身而起,叠被,刷牙,洗脸一气呵成,紧接着打扫室内卫生,8点左右,简单的吃完早点,开始给7、8组组长打电话联系。近两年,陕南大部分地区的柑桔挂果率不高,收获更是寥寥无几,主要原因就是病虫害大食蝇,前段时间县林技中心的专业人员来村实地查看了情况,并将打药的时间、药量比例和配制方法教给他,要求村上种植柑桔的都必须统防统治,这样才能有效防治病虫害传播。今天,他就是要到垭坪去,指导村民给柑橘树打防虫药。

  走在路上,他热情的向我们介绍村里的情况以及村里这几年来的发展变化,说起了他刚到村上的事情,刚来村时,他年仅19岁,一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学生,对于从小就生活在城市、学校里的他来说,是“一心只读圣贤书,两耳不闻窗外事”,对于农村情况、农业知识相对而言比较陌生,知道的、认识的、理解的、运用的更是寥寥无几,可谓是实实在在的一个“农盲”。而且村民对他的到来是,一半好奇, 一半无所谓。记得第一次下村,村上正好在开选举会,选举新一届的村委会,包村干部热情的向村民介绍他,说他是村里的大学生,来为农村服务的。即便如此,有的村民仅仅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,甚至有的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,他心里明白这是村民对他的不信任,认为才从学校毕业,到农村能干啥,一个只懂理论知识、不能实干,嘴巴无毛,办事不牢的年轻人。为此,他深入基层,与村班子成员一起风里来雨里去,自己也印制了大学生村官便民服务卡,趁下村时发到需要的农户家中、村民手中,村民只要有什么事都可以打电话询问帮忙,或者需要到县上代办的事情,都认真努力的办好,这样不仅方便了群众,村民也从心里认可了我,现在他们都热情地叫他“小刘”。

  在崎岖的山间小道上走了大约半个小时,他来到了7组组长王宏成家中,丝毫没有停留,他们一人背上一个喷雾器,拿上防虫药和工具,骑上摩托车就直奔大坪8组组长家中,十几分钟后,来到8组组长王宏尧的家门口时,已经站着一些村民了。

  这时,王宏尧径直把刘承汶和7组组长拉到一边说道:“这来的人有几个是我通知来帮忙打药的农户,有些是不愿意交钱打药来询问情况的农户……”

  话还没说完,村民王恩高就愤愤不平开口了,说到:“现在国家的政策是好了,但是我们村上的柑桔每年都在防,都在治,也没见好到哪去,去年还严重些了,今年县上又给的政策,又给的防虫药,而村上却要收一棵树一元钱,这是何等道理?紧接着其他几个村民也跟着起哄起来。

  刘承汶不慌不忙的走到人群中,向大家解释说:“这几年村上的柑桔种植户确实损失很大,有时看着看着果子都熟透了,却不经意间就掉了,也确实让人心疼。前不久林技专家也实地查看了具体情况,主要还是病虫害大食蝇,前几年,也组织过大家防治,不是药物不起作用,而是我们不知道大食蝇具有传播性,问题就出现在没有统防统治上。今年县上林技中心给了一些防虫药,要求我们统防统治,每家每户都必须要参与,不然就会出现和去年一样的情况,村上柑桔面积大,村上是一颗树收一元钱,但这个钱主要是给打药的人开工资和买一些打药时要用的桶、盆等工具,另外这个药全年要防三次,一元钱是全年防三次的钱,你们细细算个帐,平均每棵树合下来才几毛钱。”有些村民这样一听,倒也觉得合情合理,便不再说啥了。

  紧接着刘承汶和两个组长简单的商量了一下今天打药的事情,就开始着手将配药比例和打药方法教给村民配药,药配好了,他又指导着村民该如何给柑桔树打药,打多少药量合适,在柑桔园里一直忙前跑后。

  当药打到王宏定的柑桔林时,打药的农民问小刘,“王宏定家的柑桔树打不打”,小刘想都没想说了一声,“打”,王宏定老人70多岁了,儿女不在家,前不久因为淋巴癌在西安刚做完两次手术,本来就不富裕的家,更是雪上加霜。现在,每天还要用高昂的药物来维持。

  “王爷,中午吃没有?”“最近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?”一进王宏定的家,小刘一边嘘寒问暖,一边就将打防虫药的事情告诉了他,但是小刘对打药收钱的事情却只字不提。事后才得知,其实王宏定的柑桔不少,以前柑桔是他家的主要收入来源,但这几年收成不行,加之老人的病,如果他这次为打药又要花去100多元,这无疑是为难老人。

  中午2点,农户家中

  中午2点左右,太阳大,天气热,把村民王宏儒家的柑桔树正好打完,他家的饭也好了,和打药的村民坐在王宏儒家的厅堂,一张四方桌上摆着二个菜和一碗豆腐乳,午饭是简简单单的面条,刘承汶舀了一大碗,和其他人一样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,王宏儒见了忙说:小刘,慢点吃锅里还有,莫急,今天把你给累坏了。刘承汶只是笑了笑,又接着吃,因为他早已习惯。

  吃完饭后,和村民闲聊,风里去,雨里来,有时冬天下大雪都在村上跑,种过茶叶,点过洋芋,上山下村戴草帽,穿胶鞋,进农家门,坐农家凳,说农家话、干农家活、吃农家饭,我认识到了农村,了解到了农民的需要,体会到了农民的艰辛,我也从一个农村的门外汉,逐渐变成了村里的得力助手,从一个大学生村官,逐渐变成了后湾村村民,和村民们渐渐打成一片。(来源人民网)
本文网址:
共有: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
发表评论
姓 名:
验证码: